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临沂白癜风的危害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12:26:2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临沂白癜风的危害,北安白癜风医院,甘肃好的白癜风医院,滨州治白癜风的偏方,安平白癜风医院,浙江能否治好白癜风,广东白癜风初期病因

“请站在和风吹拂的地方。”

——高仓健

1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

中国引进第一部外国电影《追捕》。

“文革”期间,全国只有八个样板戏可看,

这部日本电影进入国人的视野后,

掀起的观影狂潮是今人无法想象的。

东京高耸的大楼,悬念迭起的剧情,

男女主角的爱情,正邪双方的较量,

一下子让国人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据统计,全国至少有8亿人观影,

每一个观众,少说看了三五遍,

多者,看十遍乃至五十遍的都有。

“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

一直走下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

走吧,一直向前走,别往两边看…”

《追捕》中这段经典的台词,

当时中国至少有一半人都会说。

高仓健扮演的蒙冤警官杜丘,

眼神冷峻,竖起衣领,不拘言笑,

柔情拙朴而又不失东方含蓄美。

看到这样一个“完美的男神”,

中国女性顿时喊出“寻找高仓健”的呼声,

乃至给女主真由美配音的丁建华老师回家后,

都嚷嚷着对老公说:“你看看人家高仓健!”

高仓健的出现,

差点“毁”了一位男星的艺术生涯,

此人即“蓝翔代言人”,唐国强老师。

彼时,唐国强有“奶油小生”之誉,

电影银幕上的形象阴柔、失之阳刚。

当时中国电影里面吃得开的男性,

自赵丹到王心刚再到唐国强,

差不多都是这样的“温婉”男色。

高仓健的“硬汉”形象出现后,

“奶油小生”一夜间被打入冷宫。

当时骂一个男人最不堪的话,

恐怕就是骂对方“奶油小生!”

“奶油小生”唐国强

纵观中国电影历史,

《追捕》和高仓健影响力之巨大,

是今日任何一部电影,任何一个男星,

终其一生也难以企及的一个高度。

电影里,高仓健穿一件风衣,

一家成衣厂老板当时就下令:

“马上赶制十万件出来!”

车间主任都还有点虚:

“十万件?那么多卖得动吗?”

结果呢,半个月就卖光了!

满大街都是竖衣领戴墨镜的男人。

少女春梦中,绝对少不了高仓健。

《追捕》的台词,编入相声段子,

《追捕》的桥段,被小品拿去用。

张艺谋看了《追捕》,发誓说:

“有生之年一定要拍出这样的电影!”

张涵予看了《追捕》,觉得声音像杜丘,

从此把自己的梦想定为配音演员。

尤勇看了《追捕》,非要去考上戏。

方舒拍《日出》,一位演员饰演陈白露的老公,

特别想学高仓健的沉默和冷毅,

从头到尾不笑,画虎不成反类犬,

结果把方舒看得笑到喷饭。

如此笑谈,当时遍地皆是。

陈丹青说:“高仓健是令人心疼的硬汉,

沉默的人,这是最为迷人的银幕类型,

国内的电影,迄今不见独擅此道的大演员。”

何也?因为高仓健的迷人与坚毅,

是从骨子里面长出来的。

2

1931年2月16日,

高仓健出生于九州岛福冈县,

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

父亲是煤矿职工,母亲当过教员,

婚后相夫教子,成了家庭主妇。

家中四个孩子,高仓健是次子,

当时他还不叫高仓健,

父亲给他取名小田刚一。

高仓健幼年十分瘦弱。

“就像动物园里囚禁的小动物”。

那时他经常吃不饱饭,

动不动就生病、发高烧。

吃不饱,常常接受陌生人的食物,

结果一吃下肚就闹病拉肚子,

以至于母亲不得不在他身上挂个牌子,

上面写着:“千万别给这个孩子零食吃!”

高仓健笑道:“这不就跟动物园一样?”

童年时瘦弱的高仓健

高仓健自幼不善言辞,

是个相当耐得住寂寞的孩子。

在得病休学的那一年,

可以一人在房间里听一天收音机。

上学期间,下矿做过一段时间劳工,

更是形成了坚韧、耐劳的个性。

后来,他认识美国同学舒尔茨,

从对方口中了解到大洋彼岸的光景,

立志要做贸易商人,去美国旅行。

不过现实非常残酷,

从明治大学贸易系毕业后,

高仓健却连工作都找不到。

苦闷的他不得不先回到家中,

在父亲的安排下到煤矿工作,

没多久,高仓健敲响父亲房门:

“我不能就这样下去,我要去闯荡!

如果一辈子生活在这里,我会疯掉!”

父亲砸了砸嘴,沉吟半晌:

“好,我支持你,男子汉志在四方,

但你给我记住,不要动不动就退缩,

不要哭鼻子,干出一番事业再回来!”

年轻帅气的高仓健

带着梦想回东京后,

木讷的高仓健山穷水尽,

到了连饭都吃不起的地步。

大学老师看他穷成这样,就说:

“有家制片厂要招聘管理员,

你不如去试试看吧,活命要紧。”

那家制片厂,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东映。

高仓健愣头愣脑地站在面试人群中,

恰好董事长牧野光雄也在场,

一下子就看到一米八的高仓健,

被他英朗的外表给深深吸引住:

“你这么好的条件当什么管理员,

我们缺的是你这样的演员!”

牧野光雄

高仓健一听,百感交集,

“这不是意外,而是晴天霹雳。”

在高仓健生长的九州岛,

“演员”是被人看不起的职业,

当地人对此有“河原乞食”之说,

要是给家里人知道自己当了演员,

根本就没有脸面回家了!

可高仓健当时并没有别的选择,

不得不接受这份“卑贱”的工作。

人生中第一次试镜上妆时,

他看到自己的脸被涂满白粉,

不禁悲从中来,流下两行泪水。

高仓健忍受着内心的痛苦,

在出道之时,他对老板说:

“我想把自己的艺名叫忍勇作。”

意思是要忍耐、勇敢和奋进,

把当演员作为暂时的出路去忍受,

以后一定要寻回自己的梦想。

牧野光雄一听:“什么忍勇作,

不可以!以后,你就叫高仓健!”

3

当时娱乐明星极其匮乏,

高仓健这样形象出众的更是凤毛麟角,

于是东映决心将其打造成国民偶像。

为让他走红,找到当时最红的美空云雀,

特意在一两部爱情青春片里跟他配戏。

然而,由于没有专业训练,加上内心排斥,

高仓健总是面目呆滞,尤其遇到“肉麻”台词,

硬是咬着牙才能一字一句念完。

高仓健最早影片之一《流星空手道》

演了一部又一部电影,

他始终觉得羞愧无比:

“这不是男子汉的事业,

只是为了生计的权宜之计。”

可他骨子里又是个较真的人,

不愿得过且过地生活和工作。

无数次地挣扎、怀疑和退缩后,

直到一天,在拍摄《第十三号浅桥》时,

作为一个没什么分量的小配角,

在冷风呼啸的外景地里,

高仓健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起拍戏的日高澄子忽然叫道:

“健桑!来车里喝一杯热咖啡吧!”

进入温暖的车中,高仓健受到很大的触动。

这一杯热咖啡令他发誓:

“非当一个挣钱的演员不可!”

同时,东映开启“任侠片时代”。

所谓“任侠”,就是“重承诺、讲义气、轻生死”之人,讲述的都是江湖义气、打打杀杀的故事。

当时的高仓健,出于对金钱的渴望,

开始认认真真地学习演戏、自我提升。

而拍摄《森林与湖泊的节日》的导演内田吐梦,

早早看出他身上坚毅、孤独的品格,

“健桑这样的独具一格的男演员,

根本不该去拍什么爱情片!演肤浅的公子!”

随即把《森林》中一个重要角色给了高仓健。

这是一个不同于往日的角色,

是个为了理想而奋不顾身的青年。

高仓健马上呈现出不同于往日的气质。

紧接着,在深作欣二的《加可万和铁》中,

隆冬天气,气温零下十五六度,

高仓健居然挂着一条兜裆布纵身跳入大海。

这一跳可以说改变了高仓健的人生:

其一,是建立了他的“硬汉”之路,

从此他便开始大量出演坚毅的男人。

其二,是确立了他在人世间的位置。

“从那一跳开始,我便立志做演员了,

下决心要成为一个杰出的男演员,

要把演戏当成人生事业。”

1964年4月10月,

高仓健出演了两部重要电影,

《网走番外地》和《昭和残侠传》,

这是东映“任侠时代”的巅峰之作,

也是让高仓健名扬全国的电影。

从此,他以“精悍、坚毅”的形象出现,

不是浑身刺青,就是打打杀杀。

高仓健火了,火得一发不可收拾,

成了无数少女心目中的情人,

成了当时东映的票房保障。

“任侠片”时代的高仓健

财富与名望迅速积累,

高仓健远远将其他人甩在身后。

但忽然一天,他对摄影师横尾忠则说:

“我不想再演那些黑帮电影的角色了。”

时至70年代中期,任侠片已有没落之势,

横尾忠则笑道:“健桑啊,忍耐一下吧,

最近任侠电影是不太景气了,

但东映还会有更好的类型给你出演的。”

然而高仓健还是摇了摇头,说:

“不,我只是有一件事不太明白。”

横尾忠则问:“健桑有什么事不明白?”

高仓健一脸严肃地问:

“到底什么是演员呢?”

原来,之前的一个下午,

高仓健曾偷偷去电影院看自己的电影。

黑漆漆的影院里,电影银幕上,

正播放着充斥暴力镜头的任侠片,

影院座无虚席,连走道里都是人,

电影上一见血,观众就大喊大叫。

高仓健被眼前的画面给惊呆了:

“分明是充满了暴力的电影,

为什么会引起这样的反应?”

看到银幕上自己拙劣的表演,

高仓健瞬间觉得无比羞愧:

“那是没有什么灵魂的表演,

不能带给人任何撞击内心的东西。”

1976年,45岁的他退出东映,

选择了重新出发。

4

电影《幸福的黄手帕》中,

导演山田洋次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蹲了好几年监狱的男人,

出狱后害怕深爱的妻子已不爱自己,

便写信给妻子说:“如果你还爱我,

就在门口挂一条黄手帕,那我就回来,

要是不爱我了,就别挂,我就不出现。”

回家路上,男人一路忍受彷徨、挣扎,

当他怀着犹疑和恐惧的心情来到家门前,

看到的却不是一条黄手帕,

而是整整一串的黄手帕!

高仓健转型之作《幸福的黄手帕》

男人与妻子重逢那场戏,

可以说是全剧感情的喷发点。

马未都回忆当时观影的感受说:

“这场戏,要是搁在我们这儿拍,

那肯定就是男人手上的包‘啪’一掉,

然后两人热烈相拥、痛哭流涕、稀里哗啦,

可高仓健怎么演的呢?人家就走上前去,

克制、隐忍,淡淡说了句‘我回来了’,

转身就跟着老婆进了屋了。

那镜头给了两人一个远景,

一连串的黄手帕漫天飞舞,那叫一个动人。

当时我们看到这段戏的人,

对高仓健那是由衷的佩服:

什么叫高?这他妈才叫高!”

高仓健《远山的呼唤》

正是凭借《黄手帕》,

高仓健完成了艺术转型,

开始进入“内心世界的表演”。

他所演绎的男人,几乎都沉默寡言,

但对待外界又有无限的温情和慈悲。

演《黄手帕》时,导演山田洋次就夸赞道:

“他那对眼睛就有一种勾魂夺魄的魔力,

可以表现出人物无限的悲伤和喜悦。”

果然,1978年举办的第1届日本电影学院奖中,

高仓健一举夺得最佳男主角。

5

王家卫曾不止一次说:

“梁朝伟是会用眼睛演戏的男人。”

而日本演艺界则公认为:

“高仓健是可以用背影演戏的男人。”

拍《千里走单骑》时,张艺谋拍高仓健,

只见其孤身一人站在山崖边,仰望丛山,

将一个父亲的悲伤刻画得无比细腻。

一条过之后,张艺谋对冲着监视器:

“牛逼!就这一条,放在全世界,

这样的演技找不出十个人来。”

拍《黄手帕》时,

男人出狱后吃一顿饭,饭菜刚上来,

高仓健迫不及待抄起啤酒杯,一口干掉,

接下来又对满满一碗面大快朵颐,

吃完面,又迅速吃下了一份猪排饭,

而后擦擦嘴巴,意犹未尽,

俨然一个长年食不果腹的囚犯。

当时武田铁矢观察得非常仔细:

“健桑喝啤酒时,手都在发抖,

那绝对不是表演可以演出来的,

我问健桑是怎么做到的,健桑说,

为了这场戏,前两天都没吃饭。”

为了不足十秒的戏份,愿意饿两天,

什么叫专业,有几人能做到?

高仓健拍摄《幸福的黄手帕》期间

影片《八甲田山》开拍,

一幕戏是军队在山中被大雪所困。

那个冬天格外寒冷,大雪漫天袭来,

不巧的是,高仓健胃病犯了,疼痛难忍,

但上山之前那顿饭,他却拼命吃下两碗米饭。

看着他皱眉下咽的样子,导演劝他少吃些,

他却无所谓地笑笑。等到达山上,

准备开拍时,高仓健突然指出:

“既然被困在雪山,怎么可能出现脚印?”

说完,站在雪地里等待,一站就是4个小时!

直到脚印被新雪覆盖住才开始拍摄。

导演这才明白,原来他忍着胃痛狂吃,

只是为了上山保持体能。

《八甲田山》一拍就是将近三年

《铁道员》开拍一个月前,

剧组连外景都没有搭建好,

他却换上戏服,来到深山雪道边,

为体味铁道员的孤独,站了一下午。

为此,高仓健曾经严肃地表示:

“演员的演技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剧组所有人的工作都围绕着你,

灯光、化妆、道具为了你的演出,

大家起早贪黑,站上整整一天,

你奉献的如果是糟糕的演技,

就是对他们最大的不尊重!”

6

张艺谋曾感怀说:

“高仓健有一种古代‘士’的德操,

这在他那种地位的人身上太少见了。”

拍《千里走单骑》的时候,

高仓健的戏拍完了,别人还有戏份,

张艺谋就跟高仓健说:“老高,

你的戏结束了,请先回去休息吧。”

高仓健答应,行礼走了。

拍了半天,张艺谋收工,一扭头,

高仓健还在山脚下站着,望着大家。

当时老人家已经70多岁高龄了,

愣是在山脚下站了3个多小时!

等剧组的人收工开始往回走,

他远远朝大家鞠了一躬,上车走了。

张艺谋一脸纳闷儿问翻译:

“不是早让回去吗?有什么问题?”

翻译说,高仓健觉得,大家都在工作,

他也不能离开,又不愿意打搅大家,

就在不起眼的地方默默陪着。

高仓健不喜欢麻烦人,

更不喜欢被特殊对待,

真心感谢所有人对自己的付出。

张艺谋说:“这是老派的做法,

我非常欣赏这种古典的做派,

这种体谅人的修养,我没有。”

最让张艺谋毕生难忘的,是2008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指挥部,高仓健不期而至,

他找了两位日本国宝级的制刀大师,

花了一年时间,为张艺谋打了一把刀。

装刀和鞘的木盒盖里面用毛笔写着:

“守护张艺谋,高仓健祈福”。

刀是兵器,也是国器,要出境,

需要日本军方等几个部门的批准。

高仓健为此奔波,费尽心思拿到出境证明。

送给张艺谋时说:“刀已被高僧念经开光,

希望它能守护你,让开幕式获得伟大成功。”

送完刀,知道张很忙,第二天一早就回了日本。

更绝的是,回日本后,他得知张压力极大,

竟冒着大雪,驱车四五个小时,

到东京外深山一处寺庙替张艺谋祈福。

深雪孤寺,古木参天,

钟声悠远,铃音清脆。

空旷的大厅里只有高仓健和僧人。

高仓健写了一张祷词给对方:

“我是高仓健,我的朋友张艺谋,

担任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总导演,

他面临的任务很艰巨,我祈愿他顺利、成功。”

祈福完毕,他又冒雪驱车回城。

若不是后来有旁人告之,

张艺谋一辈子都不知此事。

高仓健对人关怀,

皆于细微处,绝不叫人为难。

比如送张艺谋衣服和手表,

都是自己先穿戴在身上,

谈了半天要分手时,随意说:

“这件衣服我穿着不大合适,

可能你合适些,要不你试一下?”

试完了,高仓健就让张艺谋带走。

起初,张艺谋不以为意,后来发现,

衣服明显是照着自己身材量订的,

手表也是照着手腕的长度调好了。

可你都不知道他从何处得知你的尺寸。

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怕你难为情,

觉得礼太重,或者没有带回礼。

只让你觉得是朋友间随意转让,

而不是一次隆重的赠礼。

高仓健为一位妈妈粉丝所写祝福

每次见高仓健,张艺谋都不觉感慨,

礼仪和真意融合起来,是强大的人格力量。

“后来我就不敢见他,他对你的种种礼遇,

作为后生晚辈来说,接不住,情分太重。

但对他来说,一切都很自然。

古代的君子,亦不过如此。”

7

25岁拍电影时,

高仓健结识了自己的偶像,

也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19岁的歌手,江利智惠美。

江利智惠美14岁唱歌出道,

以一曲《田纳西的华尔兹》闻名日本。

高仓健28岁生日这天,他们结婚了,

江利智惠美也宣布退出歌坛。

然而,公主王子并没迎来幸福,

1962年,智惠美怀孕了,但很快,

她被检查出患有严重的妊娠中毒症,

孩子流产了,智惠美以后也无法再生育。

那十年,高仓健平均一个月拍摄一部影片,

夫妻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隔膜越来越深。

1970年,一场火灾又烧毁了他们的爱巢,

高仓健忙于电影,令智惠美感到心灰意冷,

1971年,智惠美单方面宣布离婚。

离婚的智惠美一直郁郁寡欢,

事业不顺,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

最终因为酗酒窒息意外死亡。

1982年2月13日,在东京公寓内,

人们发现她僵硬的尸体,死时年仅45岁。

举行葬礼时,高仓健竟没有出现。

如此一来,他就成了众矢之的,

媒体纷纷批评,这是个彻底的薄情寡义之人,

“江利智惠美不幸的人生和死亡,

都是被高仓健这样的男人所赐。”

面对外界的种种指责,

高仓健从来没予以回应。

但他却做了件让全天下女人都感动的事:

为悼念亡妻,选择终身不娶!

每年2月13日,在智惠美的墓前,

他献花焚香,神情凄然,默默无语。

自智惠美死后40年间,他孤独一人,

没有家庭、没有子女,再未爱过任何人!

高仓健饰演的铁道员,生命走到了尽头

1999年,拍摄电影《铁道员》,

高仓健演一个兢兢业业的铁道员,

在铁道员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时,

高仓健对导演说:“请在这里响起一首歌吧。”

那便是智惠美的成名曲,《田纳西的华尔兹》。

最终,这首歌贯穿了整部电影,

也暗示高仓健对妻子深深的爱:

“我们曾有不和,但那是短暂的瞬间,

世上不会有人比她更宝贵。”

8

刚毅的男人如此之多,

为何唯独高仓健能以沉默,

来揭示一个角色丰富的内心?

或许摄影师木村大作的话,

便是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

“电影就是他的人生,他读完剧本后,

所演的不是主人公的人生,而是借这个人物,

演出自己的人生。所以我说,他不是演员。

演员是玩弄演技的人,高仓健并非如此,

这就是他超越别人的地方。”

一直以来,高仓健抗拒着,

作为演员本分以外的一切繁华,

不与政界、商人来往,不豪游、不攀附,

与影迷的联系都是在报纸上发布专栏,

以政治、教育为主,绝不谈及自身。

日本演艺界都称其为“五不”巨星:

不唱歌、不跳舞、不应酬、

不出席记者招待会、不接受采访。

名演员大竹忍就曾表示钦佩:

“健桑过着十分低调的生活,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这虽不容易,却非常的美。”

四次获得日本“奥斯卡”影帝,

成为连续三个世代公认的演技之王,

高仓健的这个纪录,迄今为止无人能企及。

即便是大热的堺雅人、香川照之、渡边谦等,

在日本人心中,演技也比不上他。

但60年间,他从不走红地毯,

只在后来为张艺谋走了一次。

75岁后,他甚至拒绝领取任何电影奖项,

理由是“给更有希望的年轻人吧!”

60岁后,他只拍喜欢的电影,

花上好几年时间慎重挑选作品。

“只要是流行的,什么都可以拍,

我决没有这样的想法,对我来说,

必须要是自己接受的题材和拍摄人员,

若不能引起内心的震动,绝不接受。”

高仓健反感那些“招摇撞骗”的影星:

“为了迅速赚钱,过上奢华的生活,

却不懂得锤炼演技,最后一事无成。

如果不能用角色为电影注入灵魂,

那作为演员就毫无价值!”

9

高仓健憧憬海明威式的生活方式,

酷爱旅行,喜欢斗牛、拳击、狩猎,

曾踏足非洲、东南亚和中美洲的土地。

最爱的小说亦是海明威的《老人与海》。

他常年将《男人的生活》带在身边,

书中写道:“火苗过来,用手泼灭,

石投过来,用身体挡,被刀砍伤,自己治疗,

不管何时何地接受挑战,

都要用隐忍的力量,去忍受,去面对。”

这就是高仓健的人生哲学。

高仓健常年将此书带在身边

日本文学中,他尤喜山本周五郎,

并因此形成自己独特的人格美学,

即“用沉默去表达广阔的内心”。

对于浮夸的演技,他曾下笔批评:

“按实际需要而动作的男人越来越少,

夸张动作的男人越来越多…

但实际上力量并不取决于话语的多少或声音的大小,

静默更能表达难以言传的感情。”

这正是他一以贯之的表演美学。

高仓健非常喜欢山本周五郎的一句话:

“活在这世上,不必计算得失,

人生苦短,还是走自己想走的路为好。”

后期影片,都是他自己从剧本初稿开始,

倾注一两年时间,和导演一笔笔创作,

塑造出的人物,都是“不计得失的人”,

默默奉献,兢兢业业,坚持走自己的路。

可以说,在每一个行为和每一句台词上,

都寄托着高仓健特有的人格美学。

多年以来,拍戏时,

高仓健总随身带一个笔记簿,

里面夹着他喜欢的文字片段和照片。

剧本封皮上经常贴有令人心颤的诗句。

拍《致亲爱的你》时,他在里面贴上会津八一的短歌,还有一张杂志上刊载的日本地震受害地的照片。

为的是随时可以打开看一看,

以唤起内心的真实情感。

每次真实情感的流露,

都成为了电影中的神来之笔,

拍《铁道员》时,与去死去的女儿对话,

本来是一段非常简单的台词,

高仓健说着说着眼角就渗出泪水,

全剧组看到这一幕,都纷纷抹泪。

可见,一个演员的内心世界有多丰盈,

他塑造的人物才会有怎样的力量,

一个演员生命哲学的格局,

就是他塑造的每个角色的格局。

高仓健是在电影中,延续自己的人生。

无怪乎演员三田佳子说:

“健桑不像我们一般人这样平凡地活着,

他是像富士山一样孤高地活着的。”

10

早些年,拍摄《夜叉》时,

大名鼎鼎的北野武还是小配角,

当时正是一年当中最冷的时候,

北野武进组,夜间赶到拍摄现场,

竟远远地看到高仓健站在路边迎接,

“当时真把我这种小辈感动坏了!”

相同的事情,在2012年再度发生,

81岁的高仓健亲自到车站迎接北野武。

即便向来以“毒舌”示人的北野武,

对高仓健也是十二分的敬重。

高仓健与北野武

外面是个坚毅沉静的男子汉,

内心却对世界保持着万般柔情。

《千里走单骑》里演翻译的邱林回忆:

“整个剧组,没有人没收过他的礼物。

当时我还在学日语,他送我他自己写的书,

中文版和日文版,各送了一版,让我对照着看,

当时中文版只有台湾有卖,他考虑到我买不到,

就专门托人去台湾买了一本给我。”

一个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对一个新人,

关怀能细微到这个程度,谁能信?

云南受灾,高仓健专门寄物资去慰问,

诸多慰问品中,藏着一包葵花籽,

只因拍戏时,他听说村长爱吃,就默默记下了。

一个人要对世人怀揣多么大的善意,

用心才能细到这个地步?

高仓健与吉永小百合

曾有年轻人问高仓健:

“如何才能成为先生这样的人呢?”

高仓健想了想,语速极慢地说:

“去跟那些美好的人相遇,

要保持一颗对他人温柔的心,

就不能站在厉风里,

要去和风吹拂的地方,

不要让自己的身心被厉风占据。”

11

2013年10月25日,

高仓健被日本政府授予文化勋章,和川端康成、黑泽明、小泽征尔等人,一同被载入了日本文化的史册。

此勋章是日本政府为在艺术科技文化领域做出杰出贡献者颁发。可以说是他一生成就的总结与荣誉顶峰。

他获得了一名演员所能获得的一切荣誉。

然而直到去世之前,他还在说:

“人生是一条跌宕起伏的曲线,

荣誉不过是其中一点,与美好的人相遇,

才是人生曲线上的点点滴滴。”

这一生,他拍了205部电影,

精挑细选拍摄了13部广告片。

无论是做艺、做事,还是做人,

都有独到的人格理想和美学追求,

也成了无数演员无法企及的高标。

他将一生光辉留在了电影中,

直到死前2个月,还和友人打电话说:

“正准备接拍降旗康男的一部新作呢!”

可2014年11月10日,病情突然恶化,

高仓健面带着微笑离开了这人世。

就连人生最后时刻,他还留下遗言:

“请秘密为我举办葬礼,只要亲人到场,

万万不可因为我的死去打扰到大家。”

以至于死后第八天,死讯才被公之于世。

如此低调的君子,世间能有几人?

《追捕》

高仓健生平最后一则广告,

为老家宫崎县传统食品做代言。

一个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勤恳农夫,

站在自家的土地上欣喜不已,他说:

“这是一日无法耕耘穷尽的田地,

这是一日疏忽就会失去的田地。”

而这,亦是高仓健耕耘一生的田地。

每代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和男神,

高仓健却再难有第二个了。

-END-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江苏白癜风发病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