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吉林白癜风好治愈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2 12:17:5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吉林白癜风好治愈吗,兴山白癜风医院,江西如何治愈白癜风,饮食不当易诱发白癜风,江苏根治白癜风的设备,四川能否治白癜风,吉林怎么治白癜风

  2015年有色金属行业繁华褪尽,有色品种价格几乎全线跌入历史谷底。2016年开始,供给侧改革及环保政策的催化令有色基本面发生转机,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期所”)市场上,有色价格迄今较历史前低涨幅约50%。

  回归至风口的有色金属产业,目前的光景几何?又会何去何从?

  6月底,中国证券报记者赴甘肃“多金”的兰州、白银、金昌等地调研发现,目前企业普遍预期“26+2”环保政策的有力推进将对电解铝等有色企业带来实质性影响,而供给侧改革政策对行业的影响尚不够明朗,部分企业仍处亏损经营状态。此外,企业普遍认为期货工具是企业利润的“护航者”,中国铝业、金川集团等公司更是形成了规范化制度化的套保体系。

  铝企压力未明显缓解

  据观察,目前沪铝主力合约交投于14125元/吨一线,较2015年底的9620元/吨,上涨了46.8%。中国铝业公告称,将于8月24日披露《2017年中报》,但公司股价在5月底已经开始缓慢爬升,从4元/股附近涨至4.90元/股,涨幅达22.5%。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有色期货价格的上涨将为相关板块股票带来信心。截至7月2日,从已公布中报业绩预告的46家公司情况来看,按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下称“净利润”)同比增长的上限指标来看,有42家公司均为同比正增长。其中,净利润同比增长超10倍的有4家,1倍以上10倍以下的则有15家。“中报季料为有色板块吹来劲风。”

  不仅国内,在2015年不断“卖儿鬻女”的国际商品巨头嘉能可等公司,因有色价格回升而复产的预期也不断升温。

  有色企业“日子”真的好起来了吗?

  调研中,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营销采购中心有关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企业面临的经营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主要体现在三方面:一是作为央企布局在地方的企业,地方政策对企业扶持力度有限;二是原料、煤炭、电力价格高企,企业成本居高不下;三是经过该电解铝行业长期寒冬的积累,企业经营现金流仍比较紧张。“2017年前5个月,企业尚未摆脱经营性亏损局面。”

  6月26至28日,中国证券报记者在甘肃兰州、白银、金昌一带调研看到,在这些西北金属重镇,到处耸立的电线杆构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公路沿线,一路布满了密密交织的高压电线。

  电解铝正是当地名副其实的“电线杆上的产业”。虽然地处电力资源相对丰富的西北,但并不意味着电力成本低廉。

  记者了解到,甘肃地区煤炭资源不够丰富,煤炭供需双方长期以来博弈较为激烈,煤炭价格处在行业中等水平,决定企业自发电成本并无明显优势;另外,氧化铝等原料远离资源供给地,产品远离主流消费市场,且区域内铝加工产能规模小,无集群效应,决定企业供销两端面对“两头在外”,无明显区位优势。上述原因,使得甘肃区域的电解铝企业成本处在行业内中等偏高位置。

  中国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大型铝市场,是世界上第二大原铝消耗国,而中铝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氧化铝及原铝运营商。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位于兰州市红古区,企业拥有400kA、200kA两个电解铝系列生产线,配套拥有3×300MW自备电厂,以及两条电解用碳素生产线,产业链布局相对完整。目前电解铝产能43万吨,阳极炭块产能23万吨,发电装机容量900MW.

  “企业自备电厂具备自发自用的匹配能力,但受限于国家和地方的发电、供电和用电政策,优势长期得不到发挥,预计2017年用电量61亿度,而自发量只有40.2亿度。主要原因是,作为国有企业的自备电厂,需承担省内电网日常调峰职能,同时须足额缴纳备容费、农网还贷、水库移民等多项政府性收费和基金,除了由企业自发供电的部分外,企业还需通过新能源替代发电,外网购电等途径补充用电量,预计2017年新能源替代发电18亿度,外网购电2.8亿度。”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有关人员解释说。

  据了解,电解铝企业主要原料是氧化铝,但主要成本竞争来自耗电费用。“电解铝其他原辅材料成本都差不多,唯一区别就是企业用电成本的差别,自备电厂自发电成本或网上购电成本不一样。此外,对地处偏僻的西北地区来说,运输成本也需要综合考虑。例如中铝兰州分公司所用原料氧化铝就要从河南、山西、山东、广西甚至遵义运过来。”相关分析人士介绍说。

  环保及供给侧改革影响几何

  2017年3月23日,环保部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以下简称“26+2”方案),方案提及的实施区域主要包括北京、天津两个直辖市以及河北省、山东省、河南省、山西省内的26座地级以上城市。

  根据该方案要求,铝工业污染物的排放标准和限值要求将成企业的硬性要求执行,此外采暧季节,铝相关企业主动限产,压缩工业污染排放源。在“26+2”区域,采暖季措施对2017年电解铝影响时限一个半月;假设2018采暖季采取同样措施,2018年实质影响时限四个月,“26+2”区域当前涉及电解铝总产能全年1141万吨。

  企业人士反映,上述环保政策今年是很有可能会如期兑现落地的。环保政策除了对产能挤出有影响之外,还将在成本方面支撑价格。

  “环保政策越抓越紧,一定是趋势。”当地企业人士告诉记者,“26+2”方案刚出台的时候,市场将信将疑,现在信心比较充足,一定是会执行到位的。

  “我国每一个五年计划都会出台一个新的环保标准,企业为达标排放每一个五年都要改造一次,尤其是电厂。标准不断提升,排放指标越来越严格,越到后期,对企业来说为达标排放产生的改造成本就越高,改造难度也越大。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是环保标准提高肯定会造成成本的增加。就最近的一次标准提升来说,虽然提升幅度相较以往不算太大,但是在工艺没有革命性的突破的时候,难度非常大,代价也很高。”上述企业人士解释道,环保是纯投入,最终反映到成本上,和产量关系不大,只和减排相关。

  另据介绍,与上游氧化铝“易停易起”的生产特点不同,电解铝一旦停产,很难在短时间内复产。

  “环保政策,我们认为是最可能实现的。对于去产能,市场还在观望,去年煤炭去产能,基本上煤炭价格在8—12月翻番了。但是煤炭的去产能手段强硬,除了绝对数量限制以外还有276天的概念,另外还有运输抬价等因素。供给侧改革对电解铝的提振幅度不会有煤炭那么大,如果有40%—50%的力度就很可观了。”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有关人员表示,13500元/吨-15000元/吨预计是今年的底部和顶部价格,尤其看好下半年,如果去产能的力度能够跟上的话。

  但对于环保政策带来的利好,分析师却并不那么乐观。深圳一家大型期货公司有色金属分析师认为,首先,从供应来看,中国电解铝产能占世界市场比例接近45%,占比偏大;且目前来看国内建成的产能目前大概在4400多万吨,运行产能在3800多万吨,产能开工率在85%左右。“虽然一直以来国家针对违规产能采取打压态度,但实际上从每个月国内公布的电解铝产量来看,整体上并没有出现明显减少,甚至还在增长。”其次,需求方面,电解铝主要应用于房地产、汽车、家电等消费领域,地产市场面临调控,今年上半年汽车产销数据有几个月出现负增长,均压制需求。

  “从库存来看,目前我国电解铝社会库存量在124万吨附近,处于偏高水平,现货贸易中也多数贴水成交,个人感觉铝价易跌难涨。”上述分析师预计,铝价今年很难恢复到15000元/吨水平,即使恢复到这个点位也很难维持,因为利润提升幅度很可能刺激产量增加。

  在铜方面,北京安泰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何笑辉表示,供给侧改革和环保治理对铜的影响相对较小,但如果多个大宗商品品种受到影响后在价格上有较大反应的话,也不排除对铜价造成一定的影响。

  有色企业套保走向制度化规范化

  在中国证券报记者走访过程中,对上期所有色期货品种稳定市场的功能,企业普遍给予了肯定。同时不难发现,企业普遍树立了“套期保值不是为了赌行情和追求投机利润;期现结合才能正确评价保值的效果”等理念。

  中国铝业兰州分公司一位负责人表示,“自己几乎每个小时都在关注期货价格走势、晚上到夜盘收盘才能安心”,“发现上海和伦敦价格之间的联动性越来越强了”,“期货对企业来说是药而不是饭”。

  据其介绍,中铝公司是有色行业中最早接触期货交易的国内企业,中铝内部仍有国内最早穿红马甲的那些人。“统一的期货操作平台,四级风险控制防线”是当前中铝的期货投资管理特色制度,对此,中国证券报在去年《中铝:期货市场不是大涨大跌“元凶”》一文中进行过详细阐述。

  调研中,拥有矿山采选410万吨、铜铅锌冶炼50万吨、黄金13吨、白银200吨生产能力的白银有色集团方面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公司每年创造丰厚利润,与期货工具的应用密不可分。他认为,不管哪方面的经营,风险永远是第一位的。

  在调研的最后一站——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川集团”),其相关负责人表示,金川集团严格坚持“严格保值、严禁投机”的原则,建立了“现货对冲,余量保值”的净敞口保值模式与“现金流保值(常量库存)”模式有机结合的套期保值业务管控模式,并按照统一套期管控与分布式保值相结合的业务运行与管控体系的要求,不断细化和完善套期保值各业务岗位职能和操作标准,强化关键业务环节的监控力度,合理利用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的功能,进行科学的风险防范和资产保值,有效规避了各种市场风险,增强了公司抗风险能力,实现了公司的稳定持续发展。

  金川集团以矿业和金属为主业,是中国最大的镍钴生产基地和第三大铜生产企业,主要生产镍、铜、钴、稀贵金属、化工产品。2016年,金川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897亿元。

  不难发现,有色企业套保正走向规范化和制度化。但业内人士提醒,需要注意避免教条化的陷阱。例如当有色期货大幅上涨时,对大型企业来说,也意味着套保头寸的保证金将出现可观增加,金额很可能在亿元级别。这时涉及到企业的自身流动性和当时的融资环境,“企业规模不同策略也不同,企业要基于自己的实际市场情况来灵活决定策略。”

  业内人士认为,企业对有色期货的有效利用离不开上期所对有色品种相关制度的完善。2016年,上期所累计成交量达到了16.81亿手,累计成交额为84.98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9.99%、33.71%。

  据了解,近年来上期所积极推动仓单交易平台建设,探索期现结合的新模式,同时加强交割管理,从服务产业客户的角度出发,完善仓库布局,增加注册品牌,不断提升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为产业企业提供了更好的服务。

  本次调研由上期所与深圳市期货同业协会联合举办,来自广东地区18家期货公司及有色金属产业链企业的代表参加了此次调研。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北京哪治疗白癜风不复发